文体感的培养

凡是文章,都是有“类”可归的。归类的依据就是其体裁、样式、我国古代的“文体”划分,由简渐繁,后来弄得非常细琐。“五四”以后文学创作一般分成了“小说”、“诗歌”、“戏剧”、“散文”这四大类(所谓四分法);而文章写作则分成了“记叙文”、“论说文”和“应用文”这三大类(现在有人主张“新闻文体”应独立为一类,这也就成了四类了)。这每一大类又有许多小的“分支”,也是很复杂的。复杂到了可以有一门叫“文体学”的专门的学问去研究它。

但是,谁写东西之先是研究好了这“文体学”才去动笔的呢?再说,有哪一种“文体”的特点、形式是自古而然、一成不变的呢?各种艺术形式都在相互影响、相互借鉴。从内容到形式,从来都不是凝固的、僵化的、永恒不变的。现在的“小说”就吸收了现代“电影”艺术的很多表现手法,特别是象“意识流”小说,甚至从医学、心理学等汲取了营养。“报告文学”这几十年的发展、变化,也是很惊人的。文章也是这样,它不能不受到各方面的影响,不能不发生这样那样的变化。所以,我们虽然可以找到一种文体的典型的篇章,但是,介乎两种(或几种)文体之间的中介的、边缘的东西却是更多的。从来都是先有文章,后又文体(划分)的。文体的分类标准既有其稳定性,又有其相对性。因此,把问题的界分看得很重,把文体的特点说得很死,过分强调多种文体的讲解和训练,似乎没有太多的好处。再说,要比较好地熟悉、掌握一种文体,没有若干次的练习是不行的。而我们的作文次数,由于种种原因,课上不能安排很多。这样,与其样样都摸、浅尝辄止、不得其要,不如集中精力攻其一种两种,务期有成。

当然,脑子里一点”文体”的概念都没有,一点“文体”的常识都没有,那也是不行的。要多读各式各样,各种体裁的作品、文章,也应读一点讲文体常识的书籍,使头脑里能有一定的“文体感”───对文章体裁的一种敏锐的感觉,一种具体的印象,一种轮廓的认识。只要写作的基本训练过硬,文字表现力很强,最基本的问题类型(主要是记叙和论说两类)熟悉,文体练得少点也无关宏旨。一旦工作或生活需要写作某种问题,稍事准备(读点有关文章,看点有关知识等)之后就一定可以胜任此事;反之,如果基本功不行,文体接触愈多,愈眼花缭乱,最终还是写什么都不行。

所以,我们这里只提要有一定的“文体感”就行了,其道理正在这里。事实上,“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”的人极少,“精”总是和“专”连在一起的。

总之,通过一段认真、刻苦的学习,文字的基本训练扎实了,文字”通顺”、“象样”了,也具有一定的”文体感”了,就可以说是过了“写作关”了。也就可以说具有了相当的写作能力,有了一定的写作水平了。

这样,就具备了进一步提高的坚实基础。下一步就可以自己好好“修行”了。